[独家/林秦/微林卯]七日还魂 修罗场见BY糖小婉 首章试阅

预警式背景提示:

丁卯寻着前世的记忆找到林涛,林涛对他很有熟悉感,也有好感。

林涛察觉到了老秦对他的感情,在外部突发事件的混乱中拒绝了。
   
秦明在该事件中由于意外,死亡。
  
七天之后的回魂夜,秦明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死了,又回到了自己家,意外看见守在那里的林涛。

林涛把不知道是鬼魂还是尸体的秦明藏在家里,白天若无其事去上班。

首章试阅

林涛坐在沙发上,电视开着,里面是一场静默的球赛。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拳击手套,啤酒罐整齐地排在边上,他一个人坐着,等了一会,慢慢回头看一眼,“我可以开点声音吗?”

没有得到回答,他又转过去继续盯着电视。

不知道是哪个球队,进了一球,林涛拍了拍手,又转过去问“就开一点点,行么?”没有人理他,他无奈地耸了耸肩,回身拿起啤酒灌了一口。

“老秦,我今天可以睡你家么?”林涛将空了的啤酒罐轻声放进脚边的垃圾桶,“球赛完了,我关电视啦。”

他拿着遥控板关掉了电视机,室内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。他在黑暗里把桌子整理好,“我打扫干净了。”

林涛把拖鞋规规矩矩地放在沙发下,也不脱外套,就那么躺下去,将常用的毯子拉到脖子下面,睁着眼睛却说“我睡觉了,秦明。”

过了一会似乎想起什么,又支起上身隔着沙发对着后面说“你别忘记把苹果吃了。”——而他目光所及之处,空无一人。

林涛看着空荡荡的办公桌出神,那里整整齐齐摆放着七个苹果,“记得吃苹果,还有……晚安。”

他自说自话,躺了下去,仰着面,过了一会有眼泪静静从眼角流淌下来。

书桌上面的笔记本打开着,那页只有两行字——每一段陌生关系的建立都期望以温暖的结局收场,但是所有坚不可摧的情感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。

时钟在十一点三刻的时候,外面路灯的光芒骤然消失,过了一会又断断续续闪着,却始终难以维持亮度。

门外传来一点点声音,像是有人在推门,不疾不徐,那声音非常的轻,林涛的洞察力向来比常人要强,在路灯忽然明灭间他就察觉到了。

不是开门,不是敲门,是有人在推门,一下接着一下。

他撩开毯子起身走到门后,那手掌推门的声响越来越明显。

林涛没有到腰间拿枪,甚至没有做一点防卫的措施就从里面打开了门。

外面正在下着小雨,门口的人低着头,似乎没料到门会突然自己打开,愣了一会,慢慢抬头,看着里面的人,“林涛?”

林涛没有等他抬头说话,就已经不会动了,惊愕地看着他,布满血丝的眼睛不由睁大,微微张着嘴,完全冻住了一样。

门口的人等了一会,说“我忘记带钥匙了,让我进去。”

林涛盯着他的目光从惊讶到怀念再到贪婪,不舍得眨一下,闻言点了下头,却不知道退后。

“你为什么在我家?”他歪着头,有点疑惑。

林涛看着他,从漆黑的眼睛到鼻尖的小痣再到苍白的双唇,那熟悉到刻进心里的模样让他骤然间心跳加剧,他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胸膛,那里正因为心动而剧烈跳动着。

为什么,我到现在才发现心脏会因为你而这样狂跳?

“你怎么了?”他终于意识到了林涛的异样。

林涛不言不语,眼泪争相滚落,上去一把狠狠抱住了眼前的人,嗅着他身上冰冷的气息,和着雨水的潮湿。

“你回来了,老秦。”

秦明乍然被他整个抱住,倒也没拒绝,就那么直直地任他死死抱着,过了好一会才有反应“林涛,让我进去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林涛一边拥着他一边探过身体关上了门。

他一关门,外面的路灯瞬间大亮,似乎接触的失灵只是一种错觉。

林涛将手绕过秦明半个身体,将他半拥在怀里,禁锢在自己身边。

秦明姿势艰难又有点僵硬地随着他走进去,站在客厅里环顾四周,目光有点凝滞。

林涛将他带到浴室,打开灯,给他拿毛巾擦身体,“你身上都湿了,把衣服脱了,换件干净的吧。”

秦明像个木偶,任他动作,甚至在被脱了衣服的时候都没有抗拒一下。

他站在那里,过了一会眼神才一点点聚焦,看着自己胸腹,问“我怎么受伤了?”

林涛正拿毛巾擦着他身上的雨水,闻言看了眼他的身体,毫无血色的皮肤上是大片青紫色的伤,低着头回答“疼么?”

秦明吸了口气,摇摇头。

“那就是快要好了。”他把秦明的身体擦干,领着他到衣橱前,打开,拿了自己的衬衫替他披上。

秦明觉得有点奇怪,为什么衣橱里一半的衣服都不是自己的,而他却没印象。

林涛看他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衣服,就笑道“我住你这里了,可别赶我。”

秦明机械式地点了点头,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问“你为什么住我家?”

“看球赛啊。”

“老规矩,声音关掉。”秦明很快就接了一句。

林涛正替他套裤子,闻言瞬间顿住了,接着眼泪一滴滴落在秦明赤裸的脚背上,绽开了水花,顺着青白的脚面流到地毯上。

秦明发现了他的异样,推了推他的肩膀“林涛,你今天……怎么了?”

林涛不敢起身,好不容易才止住鼻腔的酸涩,声音里带点哽咽“没事。”他替秦明换好衣服,握着他冰冷的手,问“冷么?”

秦明看着他们交握的手,脸上忽然有点羞涩,转瞬即逝,却让林涛逮了个正着,只好扭脸抽出了自己的手。

他木木地在原地站了一会,隔了好一会才自己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,看见笔记本打开着,下意识拿起一边的笔,想照常写字,但是他的笔尖悬了很久都没写出字来。照常?可是他想不起来平常都写些什么了。

林涛在他身后,环住他,从桌上拿了个苹果“要吃苹果吗?”

秦明放下笔,接过来,小小咬了一口,“放了多久?”

“一天,这是最新鲜的。”

秦明的身体冰冷异常,没有一丝温度,林涛却恍若未觉,比平常更加温柔地守着他。

对,只要像这样守着他就好了。

秦明的反应有点迟钝,他放下被咬了一口的苹果,拿起笔,想了许久,像是在问林涛,又像是自言自语,“我……要写什么?”

林涛陪着他,“困么?要不要明天再写?”

秦明开始仿佛没有听到,垂着头许久,才像是终于接收到了这句话,摇头,“你要睡觉吗?”

“我不困,我陪你。”林涛在灯下盯着他看,“是不是结案报告?”

秦明想了一会,点头,“对,但是最近……是什么案子?”秦明有些浑噩,自己却没察觉到,只觉得想事情十分吃力。

林涛坐在椅子的扶手上,搂着他的肩膀,“是关于一个小孩子和另一个小孩子的事情……”林涛絮絮叨叨将案子讲给秦明听,他似懂非懂,跟着点头,听到最后指着茶几上的拳套“我更喜欢用手术刀。”

林涛握着他肩膀的手忽然收紧,手下的肌肤僵硬冰冷,他似乎想哭,脸上是无限怀念,“手术刀也行。”

秦明不太赞同地看着他,“我在开玩笑,林涛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我一直都知道的。

林涛看着窗外越来越亮,天色渐明,开始不安。

秦明的身体忽然软了下去,倒在林涛怀里。

“秦明?怎么了?”

林涛惊惧的叫喊声,让秦明有一瞬间的清醒,他将脸埋在林涛胸口躲避着越来越亮的光,含糊道“困了。”

林涛拦腰抱起他,迅速拉起遮光布和窗帘,往床边走去。手上的重量根本不是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有的,这样轻。

他轻手轻脚把秦明放在床上,拉过被子替他盖上,“老秦?”

“……秦明?”

他等了好一会,确定床上的人还在,只是睡着了的样子,才有点放下心来。

手机已经有了一排未接来电,小黑大宝谭局,所有的人都担心他,催促他去上班。

林涛看着床上几无呼吸的人,低身探到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,唇齿间渡来的寒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他却仍然执意吻了下去。

他想,秦明的嘴唇虽然冰凉却和记忆里一样柔软。

其实,根本没吻上过。他抱着还剩半桶的方便面就那么打着瞌睡,秦明忽然的靠近让他愣住了,因为这已经超过了安全距离,他尽力假装自己是真的睡着了,秦明的气息那么近,几乎贴上自己的嘴唇,然而最终他还是退开了。

林涛这段时间每天都假想无数遍,如果当时有回应他,是不是就会不同!

可最讽刺的是,当时他根本不会回应秦明超出友谊的感情。

林涛的手描绘着秦明精致的下颚,如果这只是梦,前面是引诱我坠入深渊的陷阱也不要紧。

因为他手下的身体,根本没有心跳。

“秦明,我去上班,天黑前就会回来,醒来就能看到我。”

林涛关上门,室内重归寂静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别紧张,还没写完。

评论(15)
热度(68)

南羽都论坛 www.nanyudu.cn

© 南羽都论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