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封面是@杰果 画的!)\n瞎剪罢辽( ´_ゝ`)\n大概就是佛爷发现了尸身未腐的羽皇,又见到了唐山海,从而引起的一系列回忆,答应杰果的两世HE,第三世有点难233\nemm希望大家喜欢吧(〃'▽'〃)\n(换了电脑发现有色差,我发誓我剪的时候色调绝对没这么红)\n\nbgm:也许再见

风刃对风天逸的宠幸,让自认为身份尊贵雪飞霜嫉妒不已……\n备注:雪家是当年协助风刃登上帝位的第一大帮凶,雪飞霜作为雪家长女被封为郡主。

好久没剪麻雀的视频啦,这是和我师父 @醉里一梦长 合作的。\n酥糖大多很虐,希望这个视频能够博君一笑2333

【独家/宇文玥、萧平旌X星掌门】倾世妖花BY糖小婉 试阅

在舔奶中顽强生存的双哈。


琴弦挑断的声音,格外突兀,院中花草有灵,似乎知道了他的不善,无风自动起来,似都是怕的。

它们见过宇文玥在张星若这里得不到回应时的可怕模样,奈何根茎都扎在地里,无处可逃,只眼睁睁看着他欺辱人。

张星若对他的到来不置可否,亦不给半分目光,他坐在石凳上,专心致志拿剪子剪小纸人,满堂的稀世珍宝都像是空气,他用最冷漠无情的方式来对待宇文玥的心意。

宇文玥潇洒温润,抚琴作画,才华武学无一不精湛,他想要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心神,一个笑容,三两句温言,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?

有的,便是他倾尽全力也有人不屑一顾。

他隔着断了弦的琴,抓住张星若的手腕,迫...

【独家/深海/名器联文/一发完】为什么同事总想脱我鞋子?BY可口可乐 试阅

罗袜罗袜,香尘生不绝。细细圆圆,地下得琼钩。窄窄弓弓,手中弄初月。又如脱履露纤圆,恰似同衾见时节。方知清梦事非虚,暗引相思几时歇?

  “唉~头儿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扁头神秘兮兮的凑过来,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八卦。

  “啧,干嘛?是苏三省又矮了还是柳美娜终于嫁出去了?”

  陈深嫌弃的推开扁头,晃着手里的格瓦斯表示自己不感兴趣。

  “不是这些,我刚才听到街角卖水果的大爷说,有个那什么名器,叫‘罗袜’,就是脚特好看,听说能把人迷的神魂颠倒的,啧啧啧,真想知...

【独家/天帝润玉×风天逸/一发完】太上BY艾雪砂 试阅

1 天罚


天魔大战后三千年。


天帝在五色斑澜的天云棋盘上落下一子,袖手默默看了好一会儿,伸出左手又拈了一子,“啪”地一声,轻快的落到棋盘上,结果是:自个儿把自个儿的前一步出路堵住了,顺便大杀了一片……


左手与右手下棋的游戏,天帝玩得一丝不苟,清隽的脸上很难看到除了温和之外的表情,即使已经继位了三千六百年,此任的天帝面容依然显得过于年轻,性子也过于清冷。


天帝继位以来,始终没有纳后,这大概是数千年来,天庭仙众唯一能诟病此任天帝的地方。由于天后之位空悬,天庭的一众女仙无人统领,难免生出无数旖旎的仙凡故事来,管理后庭内务的上...

【独家/林秦】有一个学医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BY秦科长助理 试阅

私设秦明是七年制临床医学生,毕业才考的法医。现在大五,林涛已经毕业工作了。

寂寞的夜班摸个鱼,不会写知乎体,沙雕段子而已,bug很多,ooc预警

下次要尝试一下写口腔专业医学生的日常,握拳~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1.

某日,林涛接秦明下班回家的路上,电台播起了某知名乳业品牌的广告——“我们的产品采用世界最先进工艺巴氏消毒法……”

林涛心血来潮地说,“老秦你日常不吃早餐,我又不能天天盯着你,我买一箱这牌子的酸奶放你实验室吧?”

秦明右手轻叩车窗,漫不经心地说,“先进?巴氏消毒法都发明了一百多年了。”

“欸?”

“很多广告只是噱头,你以后买酸奶不用关注什么巴氏灭菌,如果成分表中有双歧...

【独家/林秦/ABO/一发完】在到处之间找我BYXLY我亦飘零久 试阅~

http://www.nanyudu.c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9941&extra=page%3D1%26filter%3Dtypeid%26typeid%3D262在到处之间找我

捡到一只秦小明

“叮铃铃.....”恼人的闹钟响了,林涛翻身起来,摸索着屏幕上跃动的6∶05,手指一滑让它彻底闭嘴。

醉人的浓郁的白兰地信息素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,“唰”,厚重的窗帘一拉到底,发出清晰的声响,把落地窗外一缕缕光亮放进屋内。林涛站在窗前,眼神迷蒙像呵了水汽,不知是睡眼惺忪,还是清晨的薄雾充盈了他的眼睛。

换衣,洗脸,刷牙,把面包放进面包机,把鸡蛋下入煎锅,...

【独家/深海】我的同事唐先生BY秦科长助理 试阅~

陈深大概是躺在医院一周后才慢慢接受自己是魂穿了的事实。


刚好这段时间隔壁床的小姑娘在看一部穿越清宫剧,每天对着电视哭得稀里哗啦。虽然说剧情是挺感人的,但这不是重点——别人都是穿越回古代开上帝视角,怎么轮到他就这么倒霉,竟是从1948年穿越到了2018。


说起来他穿越的时间也是尴尬,你们见过有人在洞房花烛夜被新娘子砸晕的吗?好吧其实也不算砸,他就是自个儿喝多了,加上新娘子临时后悔,在半推半就的时候轻轻碰了他一下,他就扑街扑到头破血流顺便昏迷不醒。


据说还差半年他就能看到新中国成立,据谁说的?当然是2018的同房热心病友啊。


“搞什么?老天爷在故意整我吗?”


坐在一旁...

【独家/林秦/一发完】秦喵的孩子是谁的BY糖小婉 试阅~

“方知雨,我认为,在有危险的时候不顾上级的命令独自行动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。”秦科长双手交握抵在下巴上,微微抬眼看着面前的人,语言犀利毫不留情。

站在他跟前的人,因为紧张,双手都在揪着衣服下摆,头低的不能再低,栗色的微卷的发丝在微尘下闪烁着健康的光泽,脸颊上的汗水一滴顺着一滴不断下落。

秦明对他的窘迫视而不见,修长的手指又握紧了一点,展示着主人的不满,“如果你觉得信息素搜索是你的强项,那我建议你去失物招领中心工作,而不是身为痕检科科员却强行跟着刑警队出警。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青年秀气的脸上都是红晕,他低头弯腰,局促地道歉。

“这种道歉我不接受,这次是林涛动作快,及时制止了你险为人质的...

南羽都论坛 www.nanyudu.cn

© 南羽都论坛 | Powered by LOFTER